新闻资讯
来源:中国房地产报

从北京地铁亦庄线荣京东街站到北京草原兴发绿食商业连锁有限公司,步行不到10分钟。隔着工厂铁栏望去,外面繁花似锦,铁栏里荒草及膝,偌大的工厂如今只剩下三两个看门工人在里面“游荡”。“2008年之后这块地就停工荒废了”,隔壁工厂的一位工人告诉中国房地产报记者。

  因停工而闲置的工业用地在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并不少见,针对这种情况,近日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发布了《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加强工业用地管理提高土地节约集约利用水平的实施意见》,对未达到法定收回条件的闲置、低效利用工业用地,建立土地收储资金制度,采取有偿收回、权益保留等多种途径处置利用,引导用地单位退出土地。

  而原北京草原兴发所在地中和街5号,短短五年时间已经多次易手。从草原兴发资产管理公司到赤峰城投再到汇中宝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这块多舛之地仍然前途未卜。此前,有消息称这块地将转让给一家房地产公司用作地产开发。对此,管委会相关负责人则说:“我们不太清楚这块地目前具体情况,你(记者)了解的都比我们多”。

  “短命”的北京草原兴发

  上述地块位于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核心区域,地处中和街与永昌北路交会处,占地2.3万平方米。

  2004年4月25日,平庄能源以现金出资1440 万元,以实物出资3200 万元,合计出资4640 万元,与兴安兴发(以现金出资1080万元,占注册资金18.62%)、北京四野(以现金出资80 万元,占注册资金1.38%)共同组建北京草原兴发绿食商业连锁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5800万元。

  成立之初,北京草原兴发本意是通过绿色概念包装自身的产品以实现迅速打开北京市场的目标,然而企业投入生产之后便面临种种问题。

  记者查询了北京草原兴发绿食公司2005年到2007年的质检记录,发现该企业的5次质检记录有两次不合格,合格率只达到60%。与此同时,公众对其生产的各类产品的质量问题也一直质疑不断。

  从北京草原兴发的母公司内蒙古草原兴发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草原兴发”)的年报中可以看出,2005年其控股的北京草原兴发绿食商业连锁有限公司亏损469万元,而到2006年其亏损更是翻番,达到902万元,一直到企业停产,北京草原兴发没有给其母公司带来一分钱的收入。

  “由于国家对农产企业的鼓励,大批农企在全国拿地,一部分谋求扩大产能,全国布局,一部分则是借口生产做地产,”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结果就是农业企业面临大幅亏损。”

  此前,据相关媒体报道,雨润集团在全国大肆兴建各类加工厂房。而事后证明,由于开工不足,这些项目面临严重的产能过剩,相关人士也质疑雨润真正的目的是以农业项目为“幌子”完成“囤地”。

  对于各地政府来说,刺激本地农业发展的举措往往就是出台一系列的优惠政策。2005年,国务院批复了《北京市城市总体规划》(2004—2020),其中强调了将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建成创意性服务业、创意工业和创意农业的示范地,北京草原兴发绿食公司在亦庄的布局显然是受此东风助力。

  记者从北京市质量技术监督局了解到,2007年9月28日质监局发布了关于注销北京草原兴发绿食商业连锁有限公司等16家企业食品生产许可证的公告。当时的文件显示,草原兴发绿食公司食品生产许可证注销原因是企业停止生产。

  张师傅是第二批来看管工厂的,他告诉记者,工厂在5年前就荒废了,“我们2011年就来这个工厂了,到现在厂房一直废弃着,我们就负责看管草原兴发留下的机器”。

  频频易手的厂房地块

  2007年10月8日,ST平能向内蒙古平庄煤业集团(以下简称“平煤集团”)定向增发的4亿股正式上市。由此,ST平能的前身——草原兴发消失,一家煤炭资源型上市企业正式登场。

  公开资料显示,2007年5月22日,草原兴发停牌,在赤峰市政府的介入下,同在赤峰市元宝山区的平煤集团介入草原兴发的重组。退市后的草原兴发将置出上市公司的全部资产,平煤集团将其全部资产置入。与此同时,赤峰市政府成立了草原兴发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对置出资产进行管理。

  记者联系到草原兴发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资产部负责人。这位负责人告诉记者,作为草原兴发集团资产之一的北京草原兴发绿食商业连锁有限公司停产之后,在2008年已经卖给了其他公司,收购方公司名称不便透露。

  而据张师傅的介绍,他来的时候这块地已经租给了北京汇中宝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随后,汇中宝公司将原来用作办公的部分物业出租给了山东的一家企业。记者在现场看到,办公楼的部分房间正在装修,到处堆满了装饰材料。

  记者在网上搜索关于汇中宝公司的相关信息,除了企业法人、注册资本、成立日期等再无更多信息,而该公司公布在网上的地址为北京市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中和街5号,即为北京草原兴发绿食公司的所在地。

  汇中宝公司的一位自称“宋经理”的负责人对记者表示,2008年北京草原兴发停产之后将这块地通过拍卖方式转让给了赤峰市城市基础设施投资有限公司。“现在这块地属于赤峰城投,我们2011年从赤峰城投租到这块地,租期为10年。”宋经理说。

  对此,有业内人士提出质疑,“由于工业用地在制度设定上缺乏一个完善的退出机制,一些企业在倒闭停产之后土地一直闲置,或者有些企业在看到做实业利润低之后主动让企业停产,坐等土地升值收益。”

  就在一个月前,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发布了《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加强工业用地管理提高土地节约集约利用水平的实施意见》,意见指出将积极探索工业用地退出机制。与此同时,北京联东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梁环宇也对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表示,现在很多工业用地政策不光存在退出机制的问题,其准入机制也存在问题,开发区在对入园企业的评定标准上也应该具体量化。

  汇中宝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虽然名曰生物科技,但网站上没有任何与生物技术有关的信息,对于该公司主要从事的业务,这位负责人也不愿意过多透露。只是在谈到厂房出租时,他表示,“我们厂房出租价格很便宜,每天1.7元/平方米。这个价格在附近找不到第二家,现在很多企业都想来租厂房。”

  当问到为什么厂房价格这么低时,他告诉记者,“汇中宝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母公司是一家房地产公司,公司正在和赤峰城投商讨收购这块地的事宜,三年之内母公司一定会拿下这块地并进行一系列房地产开发活动,所以靠厂房出租的收益就是杯水车薪。”

  记者试图通过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产业促进局了解有关企业的具体信息,工作人员表示,“开发区产业促进局负责企业与开发区协议签订的具体事务,之后这个企业的厂房土地再次转让则属于开发区土地局的业务范围”。但是开发区土地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由于当时负责此事的人已经离职,所以具体情况并不清楚。

  截至发稿前,草原兴发和赤峰城投针对此事均没有做出任何回应。